慕尼黑、德累斯顿、汉堡都保存了甚多的古老建筑

  不同于阿尔斯特湖的幽静,汉堡还拥有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汉堡港。这里每年都有200多次班轮出发,300多条航线连接着世界各地的主要港口,它的集装箱转运量更是仅次于鹿特丹,位居欧洲第二。旅行团所下榻的酒店刚巧临近易北河畔,晨起时眺望港口,依稀可见一片繁忙景象。

  建筑之美

  说到德国,更不能不提汽车。初到德国时看到满街的米色奔驰出租车,不少旅行团的成员都惊异非常。可是在德国停留几天以后,大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要知道,德国的汽车生产量每年超过千万辆,是世界汽车制造业的中心。在德国,拥有宝马、奔驰并不新鲜。据导游介绍,当地人选择代步工具多以实用为主,所以中产阶级大多选择奥迪、大众、欧宝。但是一辆普通的奔驰、宝马车按德国人的收入来讲也不算贵,一般的奔驰车价格也就在3万欧元(人民币不到30万元)左右吧。

  但是,柏林是现代的。入夜后的酒吧、啤酒和夜生活场所,无不反映出柏林是个活泼多姿的大都会,足以令游客流连忘返。

  出游第5天,旅行团来到了易北河畔的汉堡。汉堡不但是德国第二大城市,也是世界著名的港口。因为拥有120座公园和20多万棵街道树木,她同时还被称为德国“最绿的城市”。当然,汉堡最迷人的地方是位于城中心的内阿尔斯特和外阿尔斯特湖以及环绕周围的各式别墅。虽说一座座别墅依湖、依树而建,却是少见人烟,只偶尔可见一二绕湖而行的散步者。

  柏林墙是柏林最闻名于世的景观。在导游的带领下,旅行团特意走访了如今不足百米的柏林墙。这段残留的柏林墙还保留着大量冷战时期的痕迹,墙面上满是前两德居民的政治涂鸦,无声地诉说着冷战的残酷。

  旅行所到之处,慕尼黑、德累斯顿、汉堡都保存了甚多的古老建筑,即使重新修缮,也多依照当年的残旧模样来描摹,所以处处都令人感觉走在历史的大道上。

  啤酒汽车的王国
  文化、音乐、古堡,还有啤酒、香肠,说起德意志,这些都是最令人向往的地方。到啤酒城慕尼黑的时候,导游特意推荐游客们去昔日拜恩王室的啤酒酿造场霍夫布罗馆品尝啤酒。这里面积极大,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人饮酒,热闹非常。所售的啤酒品种繁多,但以自酿的淡啤酒、黑啤酒及全麦白啤最为出名。来喝酒的当地人大多落座后就先要上一大扎啤酒,就着新鲜烤制的面包或是香肠,慢慢品尝。慕尼黑充裕着浓厚的巴伐利亚风情,酒客中不少人都穿着巴伐利亚传统服装,身披斗篷头戴插着羽毛的呢帽。遇到旅游者要求合影,每每总是笑容可掬地揽住游客,高举起酒杯。

  游览的最后一地是法兰克福。法兰克福临近莱茵河,是德国的金融中心,有400多家银行和770家保险公司聚集于此,所以法兰克福也是此行中惟一一个遍布摩天大楼的城市。当游客漫步于法兰克福这座城市的时候,会感觉法兰克福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因为在二战期间,这座城市中80%的建筑被盟军的轰炸机炸毁,至今火车站还残留了一堵墙,是市中心战后惟一还“站”着的建筑,现已成为这座城市中仅有的一座真正的古建筑,而其他貌似古朴的建筑,如市政厅、歌剧院、大教堂,都是战后法兰克福市民捐资重建的。

  慕尼黑是旅行团的首站。刚刚下过一场中雪的慕尼黑一片银白,空气异常清冽。据导游介绍,作为巴伐利亚州的首府,慕尼黑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最著名的古老建筑是建于16世纪的纽芬堡王宫。这一庞大的建筑群融合了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和古典式的建筑风格,早已成了旅游者的必到之地。雪后的纽芬堡王宫吸引了大批游客,不光是国外客人,还有很多赏雪的本地人。这些当地人兴致盎然地在已经冰冻的湖面上玩着冰壶游戏,而另一边未冻的湖面上,不知名的水鸟和天鹅悠然嬉戏,浑然不知身外的天寒地冻。

  城市之新
  到德国不能不去柏林。这个见证过德意志兴衰的都市,因为它的工业、文化和柏林墙而闻名于世。游柏林一般都会以勃兰登堡门作为起点。这座仿似凯旋门的建筑,主体形式依照了希腊雅典卫城的山门,上面安置着驾驶战车疾行的胜利女神青铜雕像。二百年来风雨的侵袭已使原本乳白色的花岗岩呈灰褐色,更显得饱经沧桑。令人不能忘怀的是,40年前因为二战而被迫分割的德国,就是以勃兰登堡门作为东、西柏林的分界线。

图片 1  如果你问德国人,哪个城市最漂亮,他们一定回答德累斯顿。这座前东德古城规模不大,但聚集了许多宏伟的中世纪建筑群。这里是当年政治狂人奥古斯特为了表示自己的“文化修养”,而下令大兴土木建造的。虽然经过战火蹂躏,但重建修复后的建筑依然富丽堂皇、雄伟宏大,在背负着几百年历史的沉淀后,她不但魅力不减,还加上一层沧桑感,在东欧这块忧郁的大地上,继续着她美丽的故事与不老的传说。

  远离喧闹的北京,置身德意志土地,所到之处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德国城镇四处充溢着的静谧之美。不论大都市柏林、法兰克福、汉堡,还是充满德式风情的小城德累斯顿、科隆都鲜见高楼大厦,街道两侧最多的是四五层高的老式房屋,大块的石头和廊柱间的精致雕刻,常令人发出啧啧的艳羡之声。然而,城市中最多见的并不是这些严正肃穆的建筑,而是大片大片的树林和湖泊。在片片绿意中,色泽斑驳的老式建筑反而成了隐逸其中的点睛之笔。

  德累斯顿也是欧洲的文化艺术中心之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三位大师之一拉菲尔的《西斯廷圣母》即收藏于德累斯顿画廊——茨威格宫中。举世闻名的塞姆佩尔歌剧院曾经是不少名家如施特劳斯、瓦格纳演出的地方,现在也依然吸引了大量世界顶级表演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