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标题我都不知道他画的啥

  有朋友在费城,学车找不到人教,急得要哭。我说要不你色诱一个人教你吧,可她洁身自爱,我就豪情万丈地到了费城,扬言是教她开车去了。可是我这半吊子的驾驶员,驾照拿了不到4个月,开车上路总是制造一些惊心动魄的事。她吓得直冒汗,说宁可色诱失节,也不要我教她开车让她失身,搞不好还要失掉两个人的身体。这样我就被另外一朋友陪同去了费城的艺术馆,颇有一点被管制的味道。

图片 1

  费城被一条河分为东西两岸,艺术馆就在河的东岸,一罗马式的建筑,远看还有点像庙堂。随着本杰明·弗兰克林大道往西北方向走,经过罗丹雕塑馆,路的终点就是。

  进门就是排队买门票,我诧异还要门票。都是华盛顿特区那个国家艺术馆误导的,我一直以为美国佬的博物馆都是免费,总以为美国好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呜呜,看来也没啥好的了嘛。说到这别笑话,尽管咱也花了点鸡零狗碎的时间读了点经济学,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还是碰到钱的问题就容易犯糊涂。

  当然我也没因为门票的问题放弃了逛逛的念头,要知道里头收藏着莫奈、马奈、马蒂斯、毕加索、罗丹等人的作品,谁都会想去看一看。我也不例外,尽管我对艺术没多少品位,不知道印象派除对光的捕捉还有些啥,也不懂毕加索的画,看现代画更是一头雾水,不看标题我都不知道他画的啥。但这并不妨碍我附庸风雅,然后人模狗样与其他人谈谈艺术以及费城的艺术馆。

  我们在馆里呆了半天,觉得赚够了本,才出来。可能是以为自己沾了点艺术家的灵气,心情格外舒畅。一老黑一手拿着一纸盒过来“捐点钱吧,为了那些深受艾滋病折磨的人”,他说,“不要多,25美分就行。”我就伸手摸钱,你想人家都打出艾滋病患者的旗号来了,能拒绝吗?“一美元也行。”他又说,好像涨价了。但我没多想,拿了2美元对他说:“这是我和我朋友捐的,一人1美元,共2美元。”他不作声,收了。立马转身对朋友说:“你的呢,她不能代捐。”我马上意识到被骗子骗了,拦着友人不让她给钱,不是小气,而是被骗的滋味很难受,还有是自己居然没有智慧料到这个骗局的懊恼。那人夺了友人手中的钱,转身逃了。那种感觉就像吃了一下午的瓜子,满口生香,最后一粒却是个坏的。按理我不该拿大师的作品和街头小骗子的行为相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