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凯里-朗德之间的一个寨子

打车去凯里州客运站,发往雷山的车在这里座,司机说今天凯里赶节,没有去朗德的车子。说着司机在对面的楼里面绕了一圈,晕死!!!下车对面就是州客运站。果然没有发往雷山方向的车,司机说100元送过去吧,一咬牙同意了。15:20-16:10,一直送到寨子口,省去了1.2K的徒步。其实车站里面还有车是到排乐的,是凯里-朗德之间的一个寨子,先到那里再找车去朗德也可以;要么从凯里找小面去会便宜的多吧。

侗歌在鼓楼前唱,原来就是在村口的后面二排处,我住处的后面。鼓楼前没有空场,宰荡是个小寨子了。怎么形容侗歌呢?动听悠扬,和声美妙,旋律很婉转,尤其最后一个女声的部分,突出极了,柔和的声音不尖锐,悦耳。唱了三首,国内领队塞了钱给她们象是外币,不知道多少,然后就离开了。

D8 2005-9-18

天气闷热,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月饼,一个人寂寞的想哭了。收到的中秋短信越来越多,心情却越来越郁闷。看村长家那排房子的灯亮了,打了头灯回来,家里还是没有人,原来是隔壁家有人在了。边看电视边等,晚上8点多了村长儿子陈伟强来叫我回去,没见到村长陈民军,他夫人忙着做晚饭,边聊几句,农活太累了,怕我等的饿了所以提前回来的,不然还要晚,现在这个季节整天都在山上打谷子。看得出来很辛苦,九点钟三个人才坐下吃晚饭,很简单的菜。洗漱完我就上去睡了没看电视,让他们一家人也早点休息。

又回到村口的空地闲坐,不一会儿看到一个国内游客进来了,走了1h,聊了几句,又回去接几个朋友,原来是一群老外有十几个吧,来听侗歌。那些男孩子真是让人讨厌,听说要唱歌只说先给钱。老外们包车过来的,要赶回榕江,村长上山了没联系到,只有五六个小女孩回家先去打扮了。老外们很会活跃气氛,十几个人自己先唱起来了,呵呵。

沿公路慢慢溜达出来,风景恬静,空气清新,半小时到路口。小面司机问我到雷山?说他和中巴都是4元,半小时后9:40到雷山客运站里。我要去榕江,被人引路上空调大巴,见风挡写的是凯里-榕江-黎平,拿攻略看了看,问过司机,直接买到丰登,40元,就不必先到榕江车站再换榕江-黎平了。上车每人发个塑料袋,我以为是放垃圾的。

洗漱的时候大姐出去买了一条新毛巾,打好了热水让我先洗,然后换个大盆让我泡脚,说走了一天一定很累了。然后她也没换水,带着两个儿子也用这水洗了脚,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忌讳。这里的人心思就是这样吧,过着简单的日子,用最直接的想法做事。侗寨的厕所一定要去见识见识,晚上打头灯去的,用厕所象爬一座楼,登梯而上,在半空中,蹲下只够遮住膝盖以下。这倒是很明显,老远就能看到有没有人在出恭了:)

寨子里也有四五个成年女性打扮好了过来,见他们已经离开了,无限的遗憾,说打扮起来要花半个小时的,见她们盛装想给她们拍照,她们很乐于拍照,并留下地址给我。我住宿人家的大姐也扮了装,回来后要我也试试,只戴了头饰、上装、裙子,没系绑腿和鞋子。看着镜子里的我觉得还挺像,于是带了三脚架,出来自拍,有路过的村民见到还真觉得很象侗妹了,呵呵。

到凯里的时候就已经下了雨,现在开始大了,从小路到朗德上寨的寨门口避雨,村里人说表演已经结束了。雨停了到村长家住宿,陈民军0855-3288067,问路后直接去就在村边左手最高处,从公路上就能看得到。其实村里还有挂着住宿接待的苗家,后悔爬上这么高处住一晚了。村长夫人李玉珍正好在家,农活正忙让我休息她晚上回来烧饭。我住在三层最高处的阁楼,要爬木梯上去,屋外是谷仓了,怕被雨淋所以放阁楼里了。有三张双人床,有蚊帐,一晚10元。

凤凰-铜仁-江口-梵净山-江口-铜仁-凯里-朗德上寨-雷山-榕江-丰登-宰荡-丰登-黎平-肇兴-洛香-从江

图片 1

放下包拿了三脚架,又带上文具等,出来走走。几步远就是闻名的那所小学了,已经放学了,几个小男孩在操场玩,看见我都跑过来要铅笔,估计是被惯坏了,尽管如此还是分了一些铅笔、橡皮、圆珠笔等给他们。他们也很有意思了,会讲我是二年级的我不要铅笔了你给我圆珠笔吧,看我再没东西拿出来,就说那你下次来再带铅笔和圆珠笔来啊…..男孩子有的不满足,竟然还要相机、眼镜,可能只是玩笑,但也有些心存厌恶了,赶快离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全世界评选了十大人类灵魂的归宿地,中国占了两个,一个是西藏,再者就是黔东南。凯里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首府,少数民族村寨散落在四周,其中苗族人口占了半数以上,因此凯里也是我国不多见的以苗族为主的城市。由于一年中有130多个民族节日,所以,凯里素有“百节之乡”的美称。
黔东南州还有雷山、榕江、黎平和从江等几个少数民族风情颇为原始古朴的县。除了雷山县以苗族居多,其余三县都以侗族为主,以侗寨为其特色,花桥和鼓楼是侗寨的标志性建筑,看到它们,你便知道自己来到了侗寨。

沿右手明显土路一直走,1h后15:15才走到宰曼,雨过天晴晒的历害,不得不打伞,脚下全是泥巴,走得我都绝望了,攻略上讲5km/1h就到,真怀疑自己是怎么上梵净山的?到宰曼后要沿右手下坡方向走,几乎都是沿着小溪走了。16:05终于峰回路转到了宰荡,路上偶有移动信号,进了寨子就完全没有了。

寨子里第一家可以住宿,大人不在,寨子里的人帮我去别家问问。宰荡倒象个小水乡了,平地上的房子比山上的多些,小溪沿寨子流过。在寨门口的一处空旷的地方等,和一家要了一碗热水喝。看一个60岁的老太太盘头发,没用夹子什么的,只用头发系住的,老人倒会讲普通话,没上学的小孩子就听不懂了。带了糖果给小孩子们吃。等了10m’,有个大姐过来领我去她家住,就在后排的屋子。阳光被前排的房子挡住了,屋里几乎没有阳光。

图片 2

7点被鞭炮声吵醒,放了好久。8点下了楼洗漱完,告别。原来早上寨子里有人家娶新娘,村长夫人还跑去看了,呵呵。付钱住10元,吃10元。寨子里每天有两场表演,上午11:00,下午14:00,赶路不等了。

D9 2005-9-19

侗寨的小狗身形真是很象小猪,很老实,我平时怕宠物的,都敢从容不迫的朝它们走过去,它们倒是有点儿怕我了,哈哈。

上车后聊天,他们都是黎平人,介绍我去黎平的肇兴镇,问过我今明的行程后,详细介绍了路线,还画了简单的方位图给我。我看时间觉得可以做取舍,这次一个人出来走的很随意,和之前几次只按预定路线走很不同,一些意外也是不能预料。湘西贵州两地的人真是朴实热情,不要肆意怀疑给你指路的向导,带你乘车的司机。

9:50发车,这里真的是山路十八弯,山青青的,11:20停在雷山县的永乐镇,赶紧下车觉得难受死了。同车的几个年轻人问我是哪里的,听说是北京人,很高兴说刚从北京回来,在北京待了两个月,在玉泉路,原来是司法系统的在高院学习。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雨,路上一定难受的睡着了。被邀和他们一起吃饭,盛了一小碗米饭(米饭是放在一个大木桶里),泡了点酸汤,挑了几根豆芽。

七点钟吃晚饭,突然下了一阵大雨。煎了5个荷包蛋,大姐有两个儿子,一个九岁一个七岁,我只剩下一块巧克力给了他们,大姐说明天你留在路上吃吧。大姐的老公去父母家吃饭去了,鸡蛋大概是常吃的东西,苗寨也是。韭菜很好吃,没有北方那么重的味道,我开始都没吃出来是韭菜。

郎德上寨民居依山而筑,为木质结构吊脚楼,有五条花街路通向寨中。东、西、北面置有木柱瓦顶护寨门楼,简称“寨门”。寨中道路、院坝及各户门庭,都用鹅卵石或青石镶砌铺就。寨中有两个铜鼓、芦笙场,场子模仿古代铜鼓面太阳纹的图案,以青褐色鹅卵石和料石铺砌成十二道光芒,朝着十二个方向伸展。铜鼓、芦笙场的两头,用鹅卵石、水泥镶嵌成两匹飞奔的骏马。放下背包,出来闲逛,雨已经停了,却没放晴。寨子里的人很热情会问我是从哪里来,就一个人来没有伴啊。出来好几天了,我觉得自己说话都有口音了,所以只说从上一个目的地过来的。朗德上寨128户,几乎逛遍了100户的门前,农忙的人陆续从山上下来,老年人倒是很多,而且可以讲普通话。寨子前的廊桥看起来很新,上去坐了一会儿,倚在美人靠上,看放牛的人在巴拉河里给牛洗澡。天开始黑了,寨子里依稀有灯光了,村长家还没有亮。

8:40在铜仁中心汽车站,和L
一起座汽车,他回贵阳,我去凯里。半路停车吃饭,我点了蛋炒饭,忘了和老板说别放辣椒,端上来一碗红色的蛋炒饭,呵呵,好在放的是酸泡椒不够辣。15:15到凯里和L告别。

一路上被他们跟着,遇到几个小女孩倒很腼腆,主动送她们小玩艺。还遇到一个超级小美女,白白的皮肤,盘着头发,眼角旁以下有一颗痣,穿着葱绿色的上衣长过膝盖,一条粉色的裤子,人的确美,像混血的女孩儿,也就6-7的样子,只笑也不说话,忍不住给她拍了几张照片,还有其他女孩子一起。一会儿她看到家里大人经过,害羞的拉住她们的衣襟回去了。

半路上实在难受,忍不住吐了,原来塑料袋是这样用的,真是见识了贵州的山路。13:45到榕江,过大桥后就是车江三宝侗寨了,在车上看不到河边的大榕树了,14:15到丰登下车,从这里徙步去宰荡。宰荡在黔东南的游记中极负盛名,而宰荡大歌也就有了遗世的雅歌之称。宰荡侗歌之乡,其侗族属于榕江县侗族六大支系中的苗兰宰洞族支系。